小白jiang个人博客小白jiang个人博客小白jiang个人博客

阅文快上车,PCG来不及解释了

本文转自:半佛仙人公众号


最近网文圈发生了一个重大的新闻。


阅文集团(旗下有起点中文网,QQ阅读,创世中文网,红袖添香等)的管理层发生了变动,相关创始人集体荣退,腾讯派驻程武任CEO。


作为一个15年前(对,就是2005年)就是起点中文网高级VIP的网文骨灰级玩家,看到这个信息时,我其实心里有些感慨。


15年过去了,以前的故事结束了,新的故事要开始了。


很多人对于阅文此次的变动,理解为是收费模式和免费模式之争,毕竟起点首创的订阅模式帮助了太多作者获取收益,各种网文大神年入百万乃至千万的传说屡屡不绝。


但这其实根本不是问题的本质。


因为免费也好,收费也罢,说穿了就是作者能不能拿到钱,读者要不要花钱,以及这个钱谁来出。只要有人出钱,能让作者有动力创作,那么免费和收费没什么区别,平台能将资源运作起来即可。


这次阅文的管理层变动,就可以理解是这样的一个资源运作模式。


并且,执掌阅文的人程武明确表示:


加大支持和投入不等于推倒过去,付费阅读粉丝生态还是基础。


这很正常,对于网文生态和商业化的理解,程武这个老书虫比其他人更懂。


程武是腾讯集团副总裁,PCG高管合伙人,关键的是,他还执掌腾讯影业、腾讯动漫、腾讯电竞,是提出腾讯“泛娱乐”和“新文创”战略的人。


程武的另一个身份,还是大量网剧的出品人和联合出品人,包括之前大火的《庆余年》,《将夜》,《择天记》,等等等等,对于网络文学的价值,IP化,以及整体资源运作,没有人比他更合适。


而阅文的总裁换成了侯晓楠。


侯晓楠是腾讯PCG的副总裁,管的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、应用宝,是渠道运营和生态整合背景。


他们两人接手阅文后,提升的是阅文的“资源运作”能力,腾讯“大内容生态”等于也完成了内循环。


在两人背后,是腾讯“大内容生态”——PCG和IEG的掌舵者任宇昕。


当年阅文集团成立的时候,就是任宇昕和程武一起在上海盛大文学宣布的。


这段历史有意思。


还有一点,这次变动,最直接获得发展红利的,就是囊括了腾讯几乎所有内容产品的PCG。去年,PCG就说了,他们要做好内容,让内容创造美好。


因为文化产业的核心竞争力,就是给用户一种美好的感觉。


毕竟世界已经够草蛋了。


2


这次调整后还有一个背景,是腾讯对于网文领域的重视超往昔。


为什么说重视程度超往昔?


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是腾讯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派驻管理层到控股子公司,特别之处在于,程武没有离开PCG,而是两边兼岗。


操作背后代表了3个含义。


1.线上文娱到了又一轮爆发期,腾讯的大内容生态战略也到了关键节点,需要资源整合,拿下市场。


2.做生态不是简单的堆资源,而是要让说了算的人来统一管理所有可以协同的资源,大家利益一致,不然永远没有真正的生态协同,打仗之际,团队只能有一个声音。


3.网文的价值以及战略意义被真正的重视,网文“收归”,将让腾讯的大内容战略的整体运转完成闭环。


先说第一个,为什么线上文娱到了又一轮爆发期? 


很简单,因为疫情对于线下的影响十分深远,看着当前的世界局势,尤其是川老师的各种登日行为,短时间的压力仍然存在。


反之,在大家尽可能宅家的这段时间,线上娱乐的流量暴涨,整个文娱生态其实已经到了爆发期。


各家都要打一场仗,内容是其中的重中之重。


而如何拿下决战的胜利?


第一步,就是统一军心,要足够的坚决和强势,把一切可以调动的资源都归拢到一起。


打仗这种事情,本身是不应该有过多讨论的,想清楚要不要打,如果要打,就少废话。


打仗就是先动手再说,边打边调整。


内容市场对于腾讯而言特别重要,对于PCG更是基本盘,命根子,所以这次的态度非常坚决。


实际上对于打仗的坚决这件事情,从2018年的930变革成立PCG,到去年12月18日的PCG组织变动,都可以清晰感受到腾讯的战意。


当内部组织变革完成后,开始执行外部投后公司的变革,这很合逻辑。


任宇昕是一路打仗打出来的,他比任何人都懂打仗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


很多人已经忘记了腾讯当年才是互联网的战争之王。


3


说完打仗,再说第二个,什么才是真正的资源协同?


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投后公司或者控股子公司,是很难实现所谓生态协同的。


为什么?


因为大家的利益不一样。


更直接一点,KPI不一样。


很多公司都喜欢讲生态,讲协同,但恕我直言,大多数所谓的生态协同,都是嘴上喊得响,但没有意义,也没有真的协同。


什么叫真正的协同?


只有一个点,就是不同部门的KPI一起背,做不好一个都跑不了,都得死,所以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把事情办好,谁敢拖沓就等于是拖所有人后退,就干谁。


大公司最大的问题就是协调问题。


很多资源没有办法被有效利用,就是因为涉及到中间层,很多管理者的利益其实是和公司整体利益不一致的,屁股决定脑袋,利益决定一切。


生态生态,只有吃下去了,血脉相连了,荣誉与共了,才有真正的生态协同。


虽然残酷,但真正的协同,就是如此。


解决不了利益问题,解决不了一切问题。


4


说完第二个,再来说第三个,阅文打通后,对于腾讯大内容生态真正的意义和价值所在。


这么多年网络小说看下来,我一直深感网络小说的价值还是在被低估的。


网络小说真正的价值,不是一个简单的IP,而是可以帮助平台实现流量的自增正循环。


什么是自增正循环?


我举一个案例,《庆余年》。


猫腻的小说从朱雀记开始,我就在追,庆余年虽然在网文圈早就被封神了,但是影响力远远不够,直到,拍成了电视剧,才有更多的人直到这部作品,甚至大量等不及的人转过头去阅读原著。


从网文到电视剧再到网文,基础读者冷启动带动更多观众看剧,看剧人数激增带动看剧群体加入读者行列。


大量优质的网文将让读者留下成为死忠读者,读者不止看一部小说,还会看更多小说。


当其他优质网文改编的时候,他们又成了种子。


这个循环是真正的生态。


无论是对腾讯而言,还是阅文自己,明显还可以发挥更大的价值。


5


腾讯的“大内容”战略的核心优势是什么?


是IP。


IP的源头在哪里?在游戏和网文。


PCG手里的王牌是什么?


是版权运营能力、是影视制作和宣发能力,乃至平台、渠道、流量资源。


当这些打通结合,会有怎样的效果?


很简单,腾讯将真正拥有一个泛娱乐内容帝国。


第一是源源不断的优秀剧本,顶级网文本身就是被大众验证过的好内容,不要讲什么流行文学没有深度深度,名著在当年的时代也是流行文学。


对于泛娱乐而言,人们喜欢就是真正的价值,这也是为什么网文改编的电视剧这几年特别火,因为这些网文的原著都是被残酷的市场机制打磨过的。


第二,优秀的网文本身就有大量的粉丝,这些粉丝将会是最铁的第一批用户,这将节省大量的宣发资源,成本将得到极大的控制,更多的钱可以应用到台本打磨以及特效上,最终进一步让剧集更加精致。


更精致的剧,会收获更多的死忠用户,而且是付费用户。


第三,还是成本,当剧本足够优秀的时候,对于演员的依赖是没有那么强的,完全可以选择更高性价比更有演技的演员,而非流量鲜肉。


还是拿《庆余年》举例,你可以看到庆余年里面的演员虽然很强,演技也足够,但却是都不是最贵的,因为剧本足够精彩,所以反而是剧在帮演员提升。


大家看的是剧,是剧情,是特效,不是那张脸。


降低成本,把钱花在刀刃上。


第四,绕过传统电视台渠道,节约成本,增大覆盖面。


现在每一个线上巨头,都在走网剧道路,Netflix已经走通了这条路,事实证明网络电视剧的效果并不差,而互联网电视以及各种盒子的兴起,传统大屏用户也在被网剧所覆盖。


这对于PCG而言,也是非常重要的机会,毕竟如果要创造收入,要创造广告收入,必然是要保证自己可以覆盖到更多的人,且让他们的愿意停留。


所以这一套逻辑就完成了自循环。


网文产出IP, PCG通过自身的资源,把这些优秀的剧本用最合理的成本,做成电影、视频,然后在自己以及合作伙伴的渠道铺开,然后扩大自己的影响力,拿到更多流量,获得更好的回报。


这只是IP改编影视,别忘了PCG还有动漫、长短视频、QQ等,即使是网文本身,无论免费、付费,都能获得更好的平台资源和流量。


然后就实现了逻辑闭环。


从这个角度来看,整合是非常正常的行为,因为腾讯要依据整体的战略,让自己的IP仓库有更加多元的生态,可以产出更加优质的内容。


优质的文字原创内容+优质的视频制作+优质宣发渠道+优质且独家的内容分发平台+后续的IP周边开发。


内容的最大化开发,就是如此。


6


写到最后,其实还有一些额外的话想讲。


看了网文15年,其实网文对于写作者的价值也一直没有最大化,因为盗版这个问题始终没有解决。


文字是不可避免被盗版的,付费订阅的人始终还是少数,很多作者其实在订阅体系下也是赚不到钱的。


如果有巨头可以将这部分纳入自己的循环体系,对创作者进行补贴,其实对于创作者而言可能是更好的。


而盗版问题可能也不再存在。


因为当正版面向读者免费后,其实盗版就已经没有了存在的空间。


这样做的成本真的会很高吗?


其实未必,因为有了读者,就有流量,再加上腾讯整体的内容运作体系,完全可以做出更大的价值,上面的业务逻辑,并不是空谈。


而对于PCG而言,也值得去做这样的事情,不仅仅是更好的内容。


更重要的是,我们这些看着正版或者盗版网文的读者,长大了,成为中流砥柱了,有消费能力了。


所以一切的归根究底,都是时代变了。
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白jiang个人博客 » 阅文快上车,PCG来不及解释了